探索发现

“战国四公子”多徒有虚名,真正厉害的只有他一人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“战国四公子”多徒有虚名,真正厉害的只有他一人
收藏 0 0

中国人也有个坏脾气,那就是“刑不上大夫,礼不下庶人”,当富贵遇到贫贱,中国人就会换了一副嘴脸。高高在上,自矜身份,耻于同市井之徒为伍,这在中国君子看来是很正常的。

所以包括孔孟在内的中国传统观念认为:君子如果对贱民也很尊重,那君子还是君子吗?礼是要向上的,向下不过是驱使而已。

就连太史公所盛赞的战国四大公子也不能免俗,他们表面上求贤若渴,其实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在装样子、请打手罢了。比如孟尝君那群门客简直就一黑社会团伙,而春申君则嫉贤妒能陷害荀子,就连所谓“翩翩俗世佳公子”的平原君,也认为跟市井之徒混迹在一起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儿。

“战国四公子”多徒有虚名,真正厉害的只有他一人

看来,“好客喜士”与“礼贤下士”是两个不同的境界,高下云泥之别,四公子之中,只有信陵君,达到了后者这个境界。

在信陵君眼里,士只有贤愚之分,而无贵贱之分,只要是有能力的人,他就倾心相交,市井之徒又有什么关系!

大梁城里有个老头侯嬴,高寿七十,家贫如洗,是大梁十二城门之一“夷门”的“监者”。用我们现在的话说,侯嬴他就相当于我们单位或学校传达室里看门的老大爷,是个正宗的下层贱民。

像侯嬴这样又老又穷的市井贱民,战国其他三公子是从来不屑一顾的。

然而大家别忘了一句俗话:“大隐隐于市”,真正的高人,往往就是隐藏在市井弄巷之中的,侯嬴便是这么一位世外高人。

于是,信陵君决定屈尊去拜访一下这位高人。在此之前,历史上还没有一个贵族,特别是腐败的魏国贵族,肯从民间草根阶层发现人才并主动屈身结交,这是信陵君的创举。

然而又老又穷的侯嬴居然拒绝了信陵君,不但拒绝了他的人,还拒绝了他带来的足以让他几辈子都吃不完的见面礼。

侯嬴说:“臣修身洁行数十年,岂能以监门困故而受公子之财?公子厚意侯嬴心领,您还是请回吧!”

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,好一个侯嬴!

“战国四公子”多徒有虚名,真正厉害的只有他一人

看来信陵君看低侯嬴了,当时各国权贵都在养士,侯嬴若真是个爱财小人,他老早就依附权贵飞黄腾达了,又何必七十多岁来还当个贫困监者?“但愿老死花酒间,不愿鞠躬车马前。”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抛头露脸效命王侯的。在这个世界上,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高士大有人在。

信陵君只好泱泱而回,临走前问:先生不收礼,请吃饭总可以吧!

侯嬴把家门一关,在里面叫道:等我有空再说吧,到时通知你!

于是终于有一天,信陵君在府邸置酒大宴天下名流与魏国要员,待贵宾们坐定后,信陵君却并不开席,而是带着大批随从,浩浩荡荡一行人,前往夷门迎接主宾侯嬴,并亲自驾车,虚左以待。

中国人坐车是很讲究的,我们知道,战车上“车左”是主将,“车右”是保镖,驾驶员在中间,所以左位是最崇高的位置,留给领导坐的。就算现在换成了小轿车,依然是如此。

一个大国贵公子如此礼遇一个看门老头,如果换做是我,肯定感动到一塌糊涂。

西汉名将韩信曾经说过:“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,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,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。”在古代,领导的车是不能随便坐的,那可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,更何况领导亲自给你驾车。

然而我们的老侯却一点儿不知道客气,只见他稍微整了整自己的破衣烂衫,然后一屁股坐在车子左边的尊位上,挥手对“司机”道:“小魏,开车吧!”那小样儿摆的,好像他才是公子。不止!好像他是魏王般。还不止!魏王也没他架子大。

“先生请握好扶手,咱们出发了,驾!”信陵君毫不为意,竟在满街人的目瞪口呆之中,恭恭敬敬的为侯赢当起司机来。

这样的事儿别说放在古代,就算放在今天,恐怕也得跌破全国人的眼睛。

国家总理亲自给传达室老头开车,这不是总理疯了,就是传达室老头疯了。

可是侯老头还嫌自己疯的不够,又对信陵君说:“臣有客在市屠中,愿枉车骑过之。”

多少魏国文武大员和社会名流在信陵君府等着他们回去开席呢,这老侯竟要求车子绕道去看什么朋友,这不是蹬鼻子上脸瞎胡闹嘛!

然而信陵君二话没说,就把车子开进了农贸市场,这一路可都是大梁的市中心,人山人海到处都是喜欢八卦的民众,这个老侯嬴,他是生怕自己上不了明日的报纸头条么?

侯嬴的这个朋友叫做朱亥,主要工作是在农贸市场杀猪卖肉,业余工作是行侠仗义、除暴安良,专管世间不平之事。

“战国四公子”多徒有虚名,真正厉害的只有他一人

明白了吧,壮士多为屠狗辈,朱亥其实是个武艺高强的江湖大侠来的,能被眼高于顶的侯嬴所看重的人,岂会是个庸庸之辈。

不一会儿,大侠朱亥的身影出现了,侯嬴于是让信陵君扶他下车,然后大摇大摆来到肉摊前,与朱亥开始聊天,这一聊,就没完没了了。

繁华的闹市中,锦衣华服风度翩翩的信陵公子乖乖的手执缰辔待在车上等着侯嬴,就像接领导上班的司机,低眉顺目,毕恭毕敬,安静耐心,无怨无悔。

侯嬴:哥们儿,生意怎么样?

朱亥:还成。哇,你带来这么多买肉的!太谢谢你了。

侯嬴:不是,他们来请我吃饭。你有空吗?一块去。

朱亥:当然不去,你知道我脾气的,我生平最讨厌的事儿就是应酬!

半个时辰过去了,侯嬴和朱亥还在聊天,而且越聊越起劲,家长里短天南海北的啰嗦个不停,天知道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多话说,家庭妇女也没他们这么爱闲扯。

“战国四公子”多徒有虚名,真正厉害的只有他一人

其实我们年轻人交朋友或谈恋爱也可以学学侯老先生,刚开始交往的时候,看到的东西往往是人的表面,而表面中到底有多少真实呢?又有多少虚伪呢?不如像侯嬴那样,先观察对方的为人和言行,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,互相之间疏远一点,然后再来决定与他的关系能发展到什么程度,该不该进一步交往,该不该给他推心置腹,该不该给他以身相许。

如果对方过不了关,那就继续疏远下去,反正从疏远变得更疏远这没什么,如果要从亲密突然要变得疏远就麻烦了。

这个道理,就是所谓的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。

我们的信陵君当然是过关了,侯嬴一边聊天斜眼看去,只见信陵君脸上永远挂着谦和从容的微笑,不见丝毫不耐烦的表情,还不时向两人投来深情无比的眼神,一如热恋中的少女在等待情郎。

公子好修养,旁边的随从们却气坏了:给你三分颜色,你就开染坊,你以为你是谁啊,一个臭看门的而已,竟敢这么对待我们敬爱的信陵公子,我呸!

旁边围观的群众也深有同感:公子亲自为你驾车,这何止祖坟冒青烟,那简直是喷火!领导的时间多宝贵啊,你他妈的老家伙还不识抬举,我呸!

繁华的闹市中,呸呸的吐痰声不绝于耳,看来大家都感冒了。

侯嬴不用猜也知道人们在悄悄的骂自己,但他仍然不以为意,继续与朱亥高谈阔论,从国际金融危机谈到市场猪肉价格暴涨,从巨商吕不韦的风流八卦谈到最近城管殴打记者,聊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热火朝天,他要的就是这么个效果。

骂吧骂吧,骂的越狠越好,我老头子脸皮厚,不怕做小人。

而朱亥对眼前的一切似乎也无动于衷,此人还真是一个奇人,自己的肉铺前围了一堆显贵与闲人,竟能与侯嬴聊这么久而不宠不惊,不乍不喜,视而不见,充耳不闻,如此屠夫,十万个也找不出一个来。

这也真是魏国史上最牛的一次聊天,它牛的不是聊天的对象也不是聊天的内容,而是聊天的影响力,经此一聊,侯嬴朱亥与信陵君的名声将响彻天下,传遍大街小巷,载入史册,成为传奇……

就这样,从下午等到晚上,信陵君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,然其色始终不变。

侯嬴这才貌似想起还有一堆人在等他,于是依依不舍的告辞朱亥,回车上座,一行人急急忙忙往回赶。

还有一屋子的高官显要被晾在公子府中喝西北风呢,他们等待主人回来开饭已经等的花儿都谢了。

——赶快回来吧公子,再不回来黄花菜都凉了,再热就不好吃了。

“战国四公子”多徒有虚名,真正厉害的只有他一人

公子总算是迎客回来了,已经快饿晕了的人们赶紧起身出迎,想要看看公子如此礼遇的贵客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不看不要紧,一看吓一跳。

只见公子亲自执辔,亲迎下车的这位所谓贵宾,竟然是一个“鞋也破帽也破身上的袈裟破”的白胡子糟老头,Ohmygodness!

大家既吃惊,又想笑,又不敢笑,只好哭笑不得面面相觑。

“诸位久等了,无忌在此告罪。”信陵君拱手道。

“不久,不久,嘿嘿……”大家尴尬的笑着。

信陵君于是引侯嬴高堂上座,命令开席。

侯嬴也不客气,大大咧咧的坐上主宾的尊席,神态倨傲之极。

大家在震惊之余,无不内心感叹:好一个不知廉耻的无礼疯叟!见过不要脸的,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

信陵君接着便向客人们一一介绍侯嬴,并一个劲的称赞先生品行高洁,贤能信达,却从不攀附权贵,是个大大的隐士高人,无忌此番能请到先生,可真是蓬荜生辉荣幸之至。

请到一个倨傲无礼的看门老头还荣幸?大家实在无法理解,只好应付的干笑两声,卖公子一个面子便是。

宴席在尴尬莫名的气氛中进行着,酒至半酣,信陵君起身上前,向侯嬴敬酒为寿。

原来侯嬴此次多番为难,不仅为了考验公子,更为成就公子礼贤下士之名。事实上,侯嬴当天的所作所为就是一次精心策划的“品牌推广活动”,目的就是为了宣传炒作信陵君求贤若渴的政治品牌。

信陵君这才豁然省悟,叹道:“先生贤哉!”于是二人举酒快饮,尽欢而散。

从此以后,信陵君便奉侯嬴为上客,尊为亲近师友,时常前来问候请教。

不过,侯嬴并没有因此而接受信陵君任何好处,他仍然住在夷门传达室里,每日早开城门夜关城门,淡泊从容,安于贫贱,除了偶尔给公子出出主意,生活并无二致。

所以说侯嬴其实是信陵君的“客”,而不是“食客”,食客住人家的吃人家的给人家跑腿干事,客则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独立人格,你做你的公子,我做我的监者,即便地位再悬殊,但在精神与人格上我们是平等的。

这才是“客”的真正意义所在,真正的“客”是不会依附权贵的,与人交游,无问高下,管你是市井屠夫,还是贵族公子,在侯嬴面前,都是平等的朋友,没啥特殊区别。

侯先生大力推荐的人,肯定是不会错的,于是信陵君数次前往拜访,但朱亥根本不搭理他,竟比侯嬴还会摆谱。

信陵君很郁闷,他感觉自己就像女生宿舍楼下尴尬的求爱者,当众宣布我爱你,却被你无情泼凉水……

但信陵君无怨无悔,他仍是经常跑到大梁农贸市场的腌臜肉摊上去看望朱亥,在众目睽睽之下屈节讨好。而朱亥却一如既往的冷淡相对,信陵君也一如既往的不以为意,该拜还拜,该访还访。

这越摆谱的人,就越是贤人,所谓“不拘小节,潇洒飘逸。非用则身不行,然当大用之时,则挺身而出,其义立现,此方显其侠士之本色也。”信陵君相信自己绝没有看错人。

“战国四公子”多徒有虚名,真正厉害的只有他一人

气度恢宏,将“礼”做到极致,信陵君就是这样一位人物,所以就连太史公也引之为偶像,称赞他说:“天下诸公子亦有喜士者矣,然信陵君之接岩穴隐者,不耻下交,有以也。名冠诸侯,不虚耳。”

侯嬴朱亥事件过后,信陵君折节下士之名传遍天下,天下之士乃望风景从,争先恐后的投入到信陵君门下,史书记载,终致门客三千之众(此乃虚数,言曰千人,并非真有三千那么多)。因此信陵君虽始终在野无官无权,六国诸侯却以公子故,十余年不敢加兵于魏。

展开阅读全文
上一篇

朱元璋要砍一秀才,行刑前秀才念一诗,朱元璋听完下令杀掉监斩官

你也可能喜欢

评论已经被关闭。

插入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