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故事

坑儒密码:秦始皇坑杀的诸子百家,二千年后重现江湖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坑儒密码:秦始皇坑杀的诸子百家,二千年后重现江湖
收藏 0 0

刚才看到新闻说,韩国人抱怨青瓦台的风水不好。什么这个地方只适合当墓地,不适合当总统办公室之类。

坑儒密码:秦始皇坑杀的诸子百家,二千年后重现江湖

听到消息后,我马上咨询了我的一个朋友。这位朋友居住中国江苏一个地级市,在政府机关上班,祖传易经,帮人算命看八字特别准。当然,因为工作特殊,所以也不常出来,也不愿抛头露面。我们因为一篇文章相识,也算是老朋友了。

所以,我马上问了我这位朋友。

朋友说,青瓦台其实还是一个不错的地方,当年修建,也是中国这边派了风水大师过去的。说到这里,朋友沉默了一会,说其实去青瓦台的那位风水大师就是他的先人。后面在京城犯了错,也是看一个风水。因为一时走了眼,触了龙颜,所以被贬到南方。这才在南方定居下来。

听到这里,我也是半信半疑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吹牛皮。现在搞易经的个个都想往杨筠松刘伯温这些人身上靠。但我了不好点破,打了一个牛的表情过去,外加一大堆赞叹语。

他说先祖在看风水时,专门点了青瓦台的龙穴位。这是一处相当好的地方,因为按照中国风水学的理论,它背靠名山北岳山。

坑儒密码:秦始皇坑杀的诸子百家,二千年后重现江湖

北岳山从龙脉上讲是昆仑三大龙脉的北脉,最为磅礴当然是中龙。曾经延续两千年而不衰,至于北龙从发端也有千年历史。

(图我自己搜的)

至于北龙目前到底如何,朋友不肯多说,考虑到他工作的性质,我也不好追问。

关于南龙脉,朋友倒是兴致很浓,说到时,两眼放光,说此段还有千年大运程。

而北岳山就属北脉,北脉继续东向,一直延续到日本。

青瓦台依北龙脉落基,此外,左有青龙山-骆山,右有白虎山-仁王山,前面还有水形成的玉环腰带,环腰带前面还有案山,朝山。是难得的风水上的妙局。

朋友说,当年他先祖点下此穴后,朝鲜国王大喜,钦点此地为天下第一福地。这个地方也保了朝鲜李氏王朝近五百年。

朋友说到这里,也是呵呵笑了一下。说好是好,但说到天下第一福地,却有点夸张了,不过以韩国人的性格确实如此。

朋友说,随便举一个例子,北京的风水就要超出朝鲜这个地方不知道好多少。

北京的龙脉气势更足,更难得前面的明堂就是整个华北平原。明堂很关键,韩国青瓦台的明堂格局就小很多。而且北京是以朝鲜半岛为朝山、案山的。什么意思大家想想就明白了。

朋友还说,青瓦台虽然格局不错,但也不是完美无缺。这个世界要找完美无缺的风水宝地太难了。长安、洛阳、北京这些地方难免还有些小瑕疵。何况青瓦台。

青瓦台最大的问题是白虎山不好,白虎山是旁边的仁王山,这个山太过高亢。

好的风水局需要左青龙右白虎,但要的是降龙跟伏虎。

朋友发过来一个图片,我一看是《葬经》,还是比较老的线装本。朋友说,现在新出版的《葬经》也可以用,但要买好的出版社的,差的出版社错误百出。有些根本意思都反了。

我敲过去一行字,说阳宅也看《葬经》吗?

朋友说,阳宅主要看宅经,但阴宅阳宅也差不多,手头正好有一本《葬经》,就懒得给我翻了(公务员都这么懒吗?),阳宅主要是活人住,所以讲来生气,要来势广明,所以明堂很重要。而阴宅是死人住,讲究藏风纳气。

朋友发过一段:

“经曰地有四势,气从八方。故葬以左为青龙,右为白虎,前为朱雀,后为玄武。玄武垂头,朱雀翔舞,青龙蜿蜒,白虎驯頫。形势反此,法当破死。故虎蹲谓之衔尸,龙踞谓之嫉主,玄武不垂音拒尸,朱雀不舞者腾去……”

朋友说,道理差不多,反正青龙蜿蜒,这一点,青瓦台的青龙山,也就是骆山还可以,但白虎山太突出了,形成了风水上的白虎衔尸,所以对主人有很大的影响,不是重病,就是事故等等,所以韩国的总统总是半路出问题,很少有善终的,其实就是朝鲜王国的国王也多是多灾多难,内斗不断。

朋友又说,这个白虎山还有一点不好,石头太多,好山是土厚水润,石头山在风水上面就是恶山。要尽量避免在石头山下修房子。

而低伏的白虎山太难得了,所以修阳宅,宁愿这里缺一块,不要白虎山。

朋友又专门去百度一下青瓦台的地图,又告诉我两个地方不好,一是青瓦台的正前方有一道马路,正冲着青瓦台,这恰好是风水上的一箭穿心煞,这应该是后修的,所以,以前朝鲜王室的乱还不像现在这样。

还有后面的靠山,山形也并不理想,整个像一个弓背,反弹向青瓦台,这同样会对青瓦台的主人不利。

我说难怪,青瓦台这个第一福地也出妖蛾子。

我又想起网上看到的段子,说青瓦台的大殿修得像陵墓。有没有这回事。

朋友发来一个笑脸,说这有点夸张,这种殿规格确实不是最高的。最高的是故宫太和殿,是重檐庑殿顶,共有九脊。看上去非常端庄,气场也很大。青瓦台这个看上去像歇山顶,规格也还可以。但四端翘起太高,看上去很别扭。

正式的歇山顶是这样的,朋友发过来一张照片。

朋友又说,旁边两个小殿修得太近,有逼宫之嫌。

坑儒密码:秦始皇坑杀的诸子百家,二千年后重现江湖

最大的问题……朋友停了一下。我知道他又在卖关子了。不过,我也不催,我知道,越催他越拿,不催他反而爽快。

果然,过了一会,他说,这个颜色不对!

怎么不对?

他说,青瓦台用的是蓝白色,这种色很罕见,不知道为什么要用这种色,因为一般老百姓家也只用单白色。故宫这些都是用暖调的红黄色,看上去很吉祥。虽然韩国是藩国,不能用这么高级的,但也可以用绿色啊,中国很多亲王就用绿色。而且韩国后面都脱离中国了,没必要坚持这种颜色。

坑儒密码:秦始皇坑杀的诸子百家,二千年后重现江湖

不然,这样的蓝白色搭配起来,给人阴森的感觉,难怪网友会说像陵墓了。其实就是陵墓也不这样搭配,韩国的建筑师也是乱来了。

我去搜了一下明十三陵的房子,果然如此。

坑儒密码:秦始皇坑杀的诸子百家,二千年后重现江湖

敢情,韩国的总统府还不如我们的死人房子啊。

在传统文化上,韩国算是中国的学生了,在一些大殿上,跟中国也相近,不知道这个总统府为什么要用蓝白色调。

最后,我看时间不早了,就问了一个问题。当年日本殖民朝鲜,听说曾经在朝鲜打下数万颗铁桩,用来破坏朝鲜的风水。有没有这种事?

朋友又打过来笑脸,说这太夸张了,铁在当时都是战略物,用来造武器还来不及,那有数万铁桩来破坏风水。不过,日本确实破坏了韩国的风水。青瓦台的地基其实是日本人重整过的。而且日本不但破坏了韩国的。在民间,中日韩都有风水局上的较量,只是这个事情一不能说得太多。二来,也不是一句二句就可以说明白的。要真说出来,都够写一本书了。

我听了,就知道有戏。赶紧跟他约了日子,到时候请他好好讲讲中日韩斗风水局的故事。

朋友不置可否,打了一个再见就下线了。

那么,就下回再请我这个朋友聊中日韩斗风水局吧。我感觉会是一场大戏!

很多人很感兴趣,有不少人还在后台问我那位朋友的联系方法,说想请他帮忙算命,有的亲直接说愿意出大价钱。这里统一回复一下。朋友确实会算命。他还曾经替我算过一次面相(我直接让他滚了),还说要替我好好算算八字。

我当时就拒绝了,因为我现在还记得我爷爷一句话,不要把自己的生辰八字随便告诉别人。最好把自己的生辰八字给忘了,我现在就给忘了。家里过生日都是按身份证上的过。但家里都说不是我真正的出生日期,奇怪的是,我爸我妈也不记得了,这也算是比较少见的爹妈了。

他们都说只有我爷爷知道。敢情我是我爷爷从外面捡回来的?

反正我没算,我奉劝各位也别算。主要没什么意思。什么都算出来了,等于有了剧本,那人生就不是人生,而是照剧本演戏的演员了,那人生还有意思嘛。

真想算也没戏,最近他说不算命了。至于什么原因,我倒是问了一句。半天他才回我,说最近感觉身体不太对。我就开玩笑是不是泄露天机太多遭天遣了。他说比这还危险。

我当时就骂他故弄玄虚,他莫名其妙说了一句,玄虚自在,何必故弄。

反正就是很神叨叨的。说得不好听点,就是特别有神棍气息。

所以,算命这事就揭过去了,以后大家别让我求人家算命了。

不过,有的亲们说,想继续聊一下风水方面的事情,比如白宫风水,以及中日韩斗风水的事情。这个事情可以慢慢讲,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说完的,他也不太愿意讲这些,说你万一写到公众号里,引起人的注意,惹祸上身。

不过,前段倒有一个事情可以跟大家聊聊,就是我跟他怎么认识的,以及认识后发生了一些挺诡异的事情,现在这个事情我还在云里雾里。

接下来的事情,大家就当小说看好了。

先说我跟这个朋友的认识,其实也是挺偶然的。大概在半年前,我写了一篇有关先秦百家的文章,亲们可以往回翻一下。讲了一下秦始皇坑儒的事情。可能有的亲知道,我的文章是什么都有,正史野史,甚至道听途说,反正是大杂烩。我也不是什么历史学者,也不想评什么历史教授。纯写着玩,所以想怎么写就怎么写。不然,还叫啥脑洞历史观。

昨天还有人说我写历史不严谨,没文化没水平,瞎写。这个我认,我这不是什么正经历史,想看正经历史,别的地方更好。

发了之后,我也没在意。该干嘛干嘛去。过一段时间看一下,把一些读者的留言选上来。

他的评论夹杂在里面:你怎么知道坑儒密道的?

我当时也没理他,实在是好多读者在后台问我的问题,一篇文章写出来,上百个问问题的,我就算想回答,也真没精力。再说,很多都是可以百度到的知识。这种事情我个人看法,就是不要问别人了,自己百度一下不是更好。另外,碰到这样的留言,我一般就是发上去,看有没有好心的又恰好知道的读者替我回答。

结果他一看我没有回答,又在后面连珠炮的发问,什么急急急。说自己家祖传易传,曾经也看到了坑儒密道一说,跟历史上写的完全不同。他还以为是别人乱说的,没想到我的文章里也出现了这个东西。这引起了他的兴趣,说跟我探讨一下。

我没理他,谁知道他是不是一闲得无聊的,我可没功夫陪他。他看我不理他,急了,说可以免费帮我算命,让我报上生辰八字。我前面说了,我一来不信,二来不想算,三来,我真连自己的八字都不知道。

当然,最后,他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,因为他给我打赏了256块钱。

这是微信打赏表上最大的金额,说实话,我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大额的打赏。毕竟看个文章,打赏个一块两块不算少。有个十元,那就是土豪,谁没事打赏256块啊。

打赏完,他就说这是他这个月的零用钱了。多的没有了,求我答一下,为什么知道坑儒密道的存在。

人家付了钱,那就是有偿服务了,我文章里确实写了坑儒密道。就是讲秦始皇坑儒的时候,这些被坑的人其实并没有死。一群人在坑下面另挖了一条暗道,帮助这些人逃了出去。写到这里,我就打住了,一来,这是吊读者的胃口,让他们下回还来看。二来,最重要的,我也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。

他刚提起这个坑儒密道,我还没反应过来。实在是因为我写东西,都是东挖一块,西找一块,也不像专业论文,还搞个引文出处之类的。想到哪写哪。我没想起来,也不打算答他。

过了一会,他打个哭脸过来。说我是不是嫌钱少啊,他也是小公务员,没什么钱,这已经是他这个月所有的的零用钱了。

后面,我才知道,这小子装穷,他曾经给北京一个人看宅子,去了两天,回来帐户上就多了几十万,他那个客户,高深莫测,一身名牌,就是看上去跟在淘宝买的一样(他说的)。他后面跟我聊起那个客户,说对方家里邪门事情很多,儿子出事,老婆也摊上事,诸般不顺,去了才知道,有人对他动了手脚,他动了一下,又设了一个局,把这些不好的东西全还给了始作俑者。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,他让我关心一下新闻,会有大新闻出来。至于什么大事,我不敢多说,那不是我们这些草民可以惹得起的。

一说就说远了。反正他一哭穷吧,我还特不好意思,也确实不想还给256块钱,毕竟这也是劳动所得嘛。所以就使劲想了一下,还终于被我想到了。

我之所以想不起,是因为这不是什么资料,而是我小时候的记忆,小时候,我的爷爷经常给我讲历史故事,什么刘邦项羽,什么秦始皇寻仙丹,寡妇清造仙宫等等,偶尔提了这么一句,我也不知道乍就记住了,平进考试也不见有这么好的记忆力,这肯定是我爷爷会讲故事,什么事情一讲就容易记。

我把这个出处一说。他完全不信的样子,然后找我要电话,加微信,说实话,我内心还是拒绝的。毕竟网上跟现实还得区分开。搞到一起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?尤其是我经常在网上写文章没谱。说不定得罪了什么人,时不时还有在文章下留言骂。说不定,他就是一个对我有意见,然后套出我地址,准备给我来一场线下的亲密接触呢。

但我还是加了他的微信。没办法,他又打赏了256块,我这个人,就是实在。别的不行,钱还是管用。

加了微信,聊起来就方便多了。他一骨脑问了很多事情,什么我爷爷姓什么?我家里以前是干什么的?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?还知道有关坑儒密道的什么其它事情。

我当时以为碰到疯子了,不就是随便一说嘛,还真拿出研究的架式了。但仔细一想, 我还真不知道这些答案。我爷爷,谁也说不清他是干嘛的,就是我爸也很少提起他,我之所以记得他,还是五岁的时候,他还在家里,经常揽着我说话,不过他跟我爸的关系不太好。后面我爷爷就离家出走了,出了哪里,干什么去了,都没说,奇怪的是,我爸好像一点也不关心。我爷爷一走,他就带着我离开了老家,再也没有回去过。

我问过爷爷去哪里,我爸让我别问。我要再多问一句,我爸的脸色就要阴了。

至于家里是干嘛的,也说不清楚,像是普通农民家,但我爷爷好多奇怪的东西,他也不种田。后面我看了书,才知道我家是地主黑五类,好在我这个时代,早就没有这个说法了,不然我可能还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那里还有闲心跟资格跟大家聊天啊。

至于坑儒密道,我更是知之甚少了。我都当故事听。

我把这些事情跟他一说,也不全告诉他,挑点能说的说一下,毕竟只是网友,谁没事把自己家里的事情说出去。要不是他打赏了,我压根就不理他。

听了这些,他明显很兴奋但又有些失落。一再追问我有没有以前的老资料啊,老照片之类的,我被缠得没办法,就发了我们老家一张老照片过去。

这张照片是我翻我爸的相册发现的。我随手拿起手机拍了一下。这些照片都有些不清楚了,毕竟有二十来年了,那时候照片机都是稀罕物件。不过,我爷爷不知道从那里弄了一个。给我拍过数张,有一张就是我站在老房子前的照片。应该是冬天,我穿着五颜六色拼起来的毛线衣。我反正感觉挺萌的,就发了过去。

他一看,就来了一句:“这不是你吧!”

“如假包换!”我回道。

“不可能,照片这个小孩是短命相,绝活不过十八岁。你现在应该成年了吧。”

“放你娘的屁!”我当时就火大,大清早的咒我!“你才活不过十八岁,你爷爷就活不过十八岁,他六年那年就被日本鬼子打死了。”

“你乍知道的?我爷爷就是被日本鬼子打死的!不过,不是六岁,是二十六岁。那年,我爸刚生……”他突然意识到我是在骂他,“哎,我跟你说真的,不信你看啊,你的脸上有一道夭折纹,就在耳朵这里,你仔细看。如果这小孩真的是你,绝对活不过十八岁。”

“神棍,我告诉你,这就是我,我现在快三十,活着好好的,老子还再想活个五百年!你那套到天桥上忽悠广场舞大爷去吧。”

“那就怪了,除非……”他看忽悠不到我,终于不再注意我小时候的样子。转而对我们家的祖屋感起了兴趣。

“这房子我好面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!”他打过来一行字。

“废话,全中国地主家的房子都长这个样!”

这张照片拍的是我家的老房子。当时我们家有个大院子,前前后后数十间房子。后面这些房子就被分了。一些人搬了进来。我爸那时候还小,也没什么意识,我就更不用说了,我以前还不知道这座大院子以前全是我家的。我还以为这个院子的十来户是一个家族的,但想想也不对,有姓张的,有姓李的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是后搬进来的。不过,我爷爷也想得开,跟这些搬来的邻居有说有笑,关系都不错。据我爸说,这些邻居都还仗义,在某个年代还保护过爷爷,不然,我们家当时可能情况会更遭。

而这张照片拍的就是我家的大院门口。一扇灰色的双开大木门,上面有十来个发暗的铜钉,有的地方还保有一点漆,可以看出以前是一扇大红门,门口有个石头狮子,不大,跟五岁的我差不高。据说以前是两个,有一个不知道被谁弄走了,另一个也被削去了小半边脑袋。不过,我记得小时候很喜欢骑在上面玩的。门前还有一块长条石,据说叫上马石。不过,我那会家里别说马了,连猪都没有,自然也无法上马了。

这种房子说白了就是地主大户的房子,全国各地都有,他看到也不奇怪。

“你家这是个阴宅,住进去肯定全家要死光光的!”手机上又冒出一串字。

“滚你妈蛋!”我都怀疑是不是我的某篇文章得罪他了,他故意来咒我的,正想拉黑他,微信又冒出一行字。

“你们家里是不是有个大石盘,像水井一样大的,上面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。”

我的手停住了,因为,我家确实有一个大石盘,在我家的一个米库里,小时候我还爬到上面玩过。

这个石盘,他绝对不可能知道!

“你怎么知道的!”我下意识的敲了回去。我突然意识到可能是上当了,老房子有石盘有什么奇怪的,以前大家拿来磨面的就是石盘啊。可接下为,我开始想他不是上帝派来玩我的逗逼。但我很快否决了。

“那个石盘上面是不是刻了一只蛤蟆!”

他一句话唤起了我的回忆。我现在还依稀记得上面的图案,但那时候小,看什么东西都特别大,而且那图案线条粗旷,也搞不清是什么东西,现在一想,确实是只蛤蟆。而且他这一说,我还想起一件奇怪的事情,当年爷爷把我抱上这个石盘玩,嘴里说:金蛤蟆,银蛤蟆,驮着我家宝宝上天宫。

我还记得我爸当时正好路过听到,一下把我从石盘上抱了下来,说爷爷再这样,我们家的日子会更难过的。

这样事情没过多久,爷爷就失踪了,爸爸也带我离开了老家,再也没有回去过。

“哈哈,没想到金蛤蟆局竟然让我碰到了,左有青龙缠脖,右有白虎衔尸的煞局被这一块金蛤蟆转换阴阳,成了风水宝地,太神了!我一定要去看看!”

转眼间,他又变成了神棍。

“怎么样,去你家拜访一下你吧。”他打来一行字。

“行啊,深圳,你来吧,不过,交通费你自负啊,我也不安排食宿。”

“深圳,不可能!这明显是八面山嘛,怎么跑到深圳那个地方了。”

我冒冷汗了,这个人到底是谁?他怎么知道我家就在八面山附近,我传过去的照片,山影很模糊。压根就看不出来,除非他以前就去过。

我感觉不能跟他多聊了,我这个人喜欢确定性,什么神神怪怪的东西我都不想碰,因为想不明白干脆不想,比如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读者。以前跟读者聊,都是我掌握主动,牵着读者的思维走,这一次却被反客为主,被他牵着走。

必须拉黑,公众号也拉黑,不能让他再收到我的推送。

正想这么干的时候,他又发过一句:“我必须过来一次,到你的老家去!”

行,你去吧,我不奉陪,反正铁将军把门!

可接下来,我决定跟他一起回一趟老家。因为他突然发过来一张照片。

这张照片上的东西我无比熟悉,因为背景就是我家的大院,院子中间,有颗大桔树,树旁边站着我的爷爷。三十多岁的样子,那时候还没有我,有没有我爸呢?我不敢肯定。

旁边站着一个年纪相仿穿绿军装的女人。我开始以为是我的奶奶,仔细一看不是。说实话,她比我的奶奶要漂亮,而且站的姿式让人很不舒服,可能别人看无所谓,但我看了总感觉怪怪的。细看一下,应该是她太靠近我爷爷了,就差靠在他身上了。

“这是我奶奶。她二十多年前离家出走,现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。我刚从家里翻出的照片,我就说你们家我有种很熟的感觉,原来我以前在照片上看过。所以,我必须要去一次!”

我的头一下是晕的,我估计对方也是,我的爷爷跟他奶奶是什么关系?为什么他的奶奶会出现在我的老家,而且看上去绝不是一般的关系。

“好吧,我陪你去!”我莫名打下这行字。

就像我在回应久违的一场旅行。

我是不干就不干,说干就干的,文章也顾不上写了,虽然是靠稿费吃饭的命。当下定了火车票。这个事情我也没告诉我爸,因为我爸不让我回老家,说那里什么都没有了,回去干嘛。

下了火车,又坐了三个小时年汽车,最后还坐了摩托走了山路,说实话,这些老乡说的话,我大概都还听得懂,毕竟小时候的语言教育是最深刻的,可能一辈子也忘不了,但说已经不会说了。

下了摩托,给了对方五十块钱,开摩托的中年汉子很高兴,一个劲说给多了。其实一点也不多,在深圳坐个摩的,五分钟的路途都能收你十五块钱。我这都坐了一个多小时。

中年汉子又往回骑,说看能不能再拉到一个客。走的时候,指着村子中间的一处二层小木楼,邀请我有空去他家玩。说以前村子基本没人了,现在政府搞旅游,外面交通方便的已经搞了起来,渐渐就有一些游客。以后政府还要把这里也纳到旅游区里,所以现在有一些人慢慢回来了。

他以前就在深圳打工,因为生活成本高,所以赚不到什么钱。现在回来准备开个农家乐。等以后政府路修通了,他就有生计了。

我答应下来,心想,呆会说不定真要去他家蹭饭吃,也不知道我的老家还有没有邻居在住。就是有邻居,也不方便打扰,他们可能根本不认识我了。这个老乡想开农家乐,就是生意人。生意就好办了,只牵扯到钱的事情。

答应下来,又记住那楼的位置。提起行李往家的方向走。刚进村子,就有人招呼我。

“谢灵运!”

好吧,谢灵运不是我的本名,可能有的读者知道我的本名,但请不要到处说,毕竟接下来说的事情,官方的说法是乱力怪神,大家知道的,建国后的动物都不能成精。而我接下来说的事情,可能比动物成精还要怪。所以我必须起个化名,另外,这个事情里的所有人,我都稍改了一下名字,大家也不要去人肉他们。他们都有自己原本的生活,被卷进这场怪事,刚刚平复下来,他们还是希望回到自己正常的生活轨道。

我一看,一个身高一米八的高个子站到我的面前,我一下压力山大,这比我高出一个头,对方还长得特别像《爸爸去哪里》的张亮。就是那种一看肯定不是帅,但越看越觉得帅的人。再仔细一看,他跟他奶奶长得真像。

这跟我想像中的太不一样了。我们之前聊过,他是一个公务员。公务员就是大腹便便的嘛,因为一天到晚都是饭局酒局,至少我的公务员同学都差不多奔着二百斤去了。

“哎啊,谢灵运,你的夭折纹不见咧。”

他捧着我的脸,就像捧一个面碗似的,盯着看了又看。

“嗯,不见了,跑你脸上去了。”

对了,他叫余厄葆,当然这也是一个化名,不过,读音相近,大家也不要去打听徐州有个什么公务员名字听起来像余额宝的,毕竟人家的工作比较敏感。搞不好,他砸饭碗还是小事。

对了,一开始我喜欢叫他余额宝,他也并不生气,大概自从那个理财产品出来后,他被很多人这样叫过了吧。现在,我决定叫他神棍。谁让他个子这么高,又神叨叨的。

“我刚才已经去你家看过了。”他说道。

真是一个性急的人,从徐州到这里,比深圳要麻烦多了。而且他还是外地人。不知道他是怎么凭我的描述就找到这里的。

“不过,我没进去,有条中华田园犬拦住大门,太特么凶了。”

“你都祖传易经了,还怕土狗啊。”我鄙视了他一下。

“鬼我不怕,但狗我怕,你没听过狗咬吕洞宾吗?有种狗邪了门,专门咬我们这种人。”

“还是狗眼比人眼靠谱,至少都不瞎!”想到他说我有夭折纹,我就来气,“要看兽医吗?我记得我们这个村子有一户人家懂点,什么猪牛配种都找他。”

他白了我一眼,“谢了,暂时不需要。”

他边在前面走,边说个不停,好像这里是他老家,而我才是游客一样,说实话,这个村子我确实已经陌生了,毕竟刚记得事的时候就离开了这里。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我们走在村子的青石路上,说来奇怪,村子里的路倒比外面的乡路好得多。甚至宽得可以开车了。陆陆续续经过一些房子,不是泥胚房,就是老木房,大多已经破败不堪。也不像别的农村一样,把老房子推倒,修一些类似公厕一样的水泥房。间或有一些老太太老大爷驮着背走出来看我们。

这些人大概都看过我光屁股的样子吧。我心想,可是,我却一个也不认识了,他们也不会认得我吧。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。我突然意识到,这个村子虽然有我的童年,但似乎并没有多少痕迹。我们家在这个村子也没有任何亲戚。现在想起来,太不合理了,毕竟我们家以前也是地主,不可能村子里没有亲戚的。

不过,也正是因为村子里没有三姑六婆这样的亲戚,所以我们家搬走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了吧。

“这地方真神了,简单就是块死地嘛,你看,这青龙山像绳缠着村子,村子还特别像人形,简直就是要往绳套上伸。还有旁边的白虎山,快到山顶那里,看到没?缺了一块,就像虎口。这就是白虎衔尸。专等人上吊死了,衔了尸体就走。这个地方,住活人,活人倒霉,埋死人,后人遭殃。”

神棍果然话多,我白了他一眼。不过,我倒是心里格登一下。因为他口中的白虎山我们管它叫虎口崖,确实像一个老虎张口的样子。

“得,你大声点,最好让村民听到,冲出来把你乱棍打死!”湘西的民风可是很彪悍的,虽然我没在这里长大,但听爸爸说过这里的故事。国共内战的时候,第一要拉拢就是这里的老百姓。

爬了十多分钟,我有些气喘,还是缺乏运动了。而且又背一个大包。里面放了很多东西,原想着回老家,会有很多小朋友之类的,所以带了一些糖果。结果没想到现在一个小孩都没看到。想来也是,年青人都出去了,留下的都是老人。

“我觉得这里能够存在,完全是你们家老宅的原因。我刚才去看了,你们家的老宅可能是这个村子的第一个建筑物,剩下的所有房子都是后面依附着你们家老宅建的,也就是说,如果没有你们家老宅。这个村子根本不存在。”

神棍喋喋不体,我不置可否,虽然风水我也懂一点,但都是百度水平,网上搜一点,是为了写历史需要。要真细一点,我还真不懂。所以,我也只有打哈哈的份。

“而且你看,你们家最高的楼,在村子外面就可以看得到,楼檐高高挑起,就象两把令剑,这样,白虎衔尸就不是衔尸,青龙缠脖就不是青龙缠脖。成了俯首听令,再配上你们家的那个金蛤蟆,简直就是铁头将军风水。这里肯定要出将军的。”

我快醉了,什么鬼将军啊,这里出的最大的官就是村长,还是自产自销。

“我说神棍,能不能先别将军了,再不休息一下,我就要累趴下了。”

我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那座摩的司机的楼前。那就趁机休息一下,顺便看有没有农家饭吃,毕竟除了在火车上吃了一碗康帅傅,我还啥都没吃。

其实,更深层次的原因,越靠近老家,我的心跳似乎越快,总有一个感觉,我应该听我爸的,不要再回到这里。

“行啊,那就休息一下。”似乎神棍也不想马上就去,大概是狗的原因。

我们刚停下来,那栋小楼就有人出来招呼,一个四十开外的农村妇女走出来,意外穿得很时髦。大概是他老公在深圳打工买回来的。

“两位是来旅游的?欢迎欢迎“一开口竟然是普通话,可能是他老公在外面打工娶回家的外地媳妇吧。

”我们这里没通路,不过,我们这里确实风光好,好多人来了都说。”妇女看到我们,就像看到一堆人民币一样,果然是做过农家乐,接待过游客的。

“是吧。”我放下背包,也不想说自己其实是回老家。因为那样一来,就要被追着问一大堆问题。

“我们这里好玩得多着呢!一天玩不完的,就住在我们这里。我这楼上有干净的房子。”老板娘不失时机的推销起来,“昨天就来了一批人,昨天上山去了。现在还没下来。可能在山上露营了。还是房间安逸。”一听,原来是四川妹子。不由得佩服起来那些摩的大哥了,出去打工,还面了一个四川妹子回来。难道这位老板娘看起来风韵犹存的样子。

妇女像变戏法一样,边说边从家里搬出一张油光发亮的桌子,摆上了茶壶跟两个茶碗,就是茶有点浑浊。“对了,他们还是日本游客呢。他们日本人真会玩,说是从凤凰那边过来的。然后听说这里好玩,”

日本人!这里还会有日本人来玩?说实话,这种路都不太通的地方,有游客都是怪事,而像我这样的,要不是神棍引起了我的兴趣,我恐怕也未必会回来。

“小心这个老板娘!”神棍趁我放行李时,低头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。

这神棍又在玩什么?难道看人面相,还能看出坏人好人?除了短命纹,还有坏人纹,杀手纹?!

“你看她穿的衣服。”

衣服?我留意了一下。老板娘弯腰正在放椅子。我这才发现问题,她的衣服我开始以为只是比较时髦,但仔细看,竟然是国际大牌。这种衣服在深圳只有少数的商业中心有卖,一件就要我一本书的版税,更不用说一个村妇了。

这个村妇从哪弄来的这件高档衣服?而且这也不是普通的女装,是一件高级户外装。

“两位兄弟,来喝菜,我们本地的虎口茶,从虎口山上摘下来的。你们知道虎口山吧,就是后面那座像老虎的山。上面有座庙,等我男人回来了,带你们去玩。”老板娘热情招呼。

可被神棍一说,我倒有点犹豫了,这茶是喝还是不喝啊。喝了,万一碰上十字坡那样的黑店怎么办?不喝,好像也太怪了。毕竟也没有什么证据。

神棍却大大咧咧坐下,捧起杯子,闻了一下,“老板娘,这茶真香啊!”说完,一口喝了下去。

看到他喝,我也放心了,神棍都敢喝的茶,那肯定不会有什么鬼。

说实话,我也渴坏了,坐下来,连灌了两大碗。喝到第三碗,我的手有些发抖了。我发现神棍也拿眼色看我。

如果你手上捧着一个价值十万的碗在喝一壶普通的茶水,我想你的手也会发抖的。

今天就先聊到这里。改天我们再聊。

上一篇

2017年,这三大生肖桃花运旺盛,爱情甜美!

你也可能喜欢

评论已经被关闭。

插入图片